医保谈判后PD-1价格战未停 部分药企借赠药暗中降价

医保谈判后PD-1价格战未停 部分药企借赠药暗中降价
医保谈判后PD-1价格战未停 部分药企借赠药暗降
  作者: 林志吟
  [ 近日,百济神州中国区总经理兼公司总裁吴晓滨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:“中国虽然经济发展得很快,但从人均GDP比较,在世界排名仍靠后。中国的癌症患者数量全球最多,但在可以使用PD-1的患者中,比例仅有10%。” ]
  [ 进入2020年国家医保目录的三款国产PD-1平均降幅达78%。 ]
  抗癌药PD-1的价格战并未随2020年医保谈判的落幕而平息,相反,行业竞争硝烟四起。
  近期以来,有部分PD-1药企借助赠药政策在暗中降低价格,有药品一年治疗费用变为不超过2万元,这一价格刷出创下行业内新低,而进入2020年医保目录的三款PD-1产品年治疗费用尚维持在5万元之上。
  不断下探的PD-1价格,让PD-1企业的利润回报能力直面考验。
  “祭出”最低价
  此次充当PD-1“价格屠夫”的是信达生物(01801.HK),近日,该公司携手北京康盟慈善基金会启动了旗下PD-1信迪利单抗注射液“首轮2+2,后续5+N”的救助计划,具体看,首轮2+2,是指患者在自行使用2个周期(4瓶)后,可获得2个周期(4瓶)的救助药品;在首轮救助后,紧接着,患者再自费5个周期(10瓶),便可持续获得救助直至疾病进展,但累计使用最多不能超过24个月。这意味着,符合条件的患者只需自费7个周期,便享有2年的使用权益。
  目前,信迪利单抗注射液上市的规格为100mg/瓶,单次使用为固定剂量200mg,每三周给药一次,根据该药在2019年的医保价2843元/瓶计算,7个周期的费用为3.98万元,平均下来一年治疗费或最低不到2万元。
  这一价格让行业“目瞪口呆”。信达生物这一举动,或是不得已而为之。
  2019年,信达生物的信迪利单抗注射液以降价63%的代价,成为第一个也是当年唯一一个进入医保目录的PD-1产品,年治疗费用由此降低至9.67万元。由于信迪利单抗注射液尚在医保目录有效期内,其未再参与2020年国家医保药品谈判。
  2020年的这场医保谈判,有2款国产PD-1产品同时进入医保目录,分别是百济神州的替雷利珠单抗、君实生物的特瑞普利单抗、恒瑞医药的卡瑞利珠单抗。截至目前,这三家企业的PD-1医保价格尚未官宣。
  第一财经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,这三家企业的PD-1进医保后,其中最低的年治疗费用或变为5.4万元,最高的或也不超过8万元。这样一来,信达生物PD-1原本的价格优势荡然无存,降价势在必行。
  历经2020年医保谈判后,在中国上市的四款国产PD-1产品全部纳入国家医保目录中,但进口PD-1再度“折戟”。尽管未能如愿进入医保,跨国药企也很快做出应对,纷纷调整赠药方案。
  以K药为例,2020年12月28日,默沙东中国联合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推出全新的K药援助方案,由原来的“首次2+2,后续2+3循环”调整为“首次2+2,后续2+N”,即符合规定的患者最长可在24个月内,只需要自付4个疗程“K药”费用,便可以持续获得援助至疾病进展。按照旧的慈善赠药方案,患者每年使用K药治疗需花费30万元,如今使用该新的赠药方案,两年仅需要花费14万元。
  考验药企利润空间
  时间回拨到2018年,彼是PD-1在中国上市的元年,百时美施贵宝的O药物以及默沙东的K药这两款进口药物相继获批在中国上市,这两家药企在定价上皆采取了全球最低价的策略,之后在当年的12月份,君实生物的特瑞普利单抗又作为首款国产PD-1药物宣布上市,其一年 18.72万元的治疗费用不及K药的三分之一。
  进入2019后,又有三款国产PD-1获批上市。PD-1随着上市的数量扩容,年治疗费用又不断在下探。值得一提的是,2020年医保谈判启动前,价格最低的PD-1是君实生物,在赠药基础上年治疗费用约为9.3万元。
  据此前央视新闻报道,通过谈判,进入2020年国家医保目录的三款国产PD-1平均降幅达78%。
  历经2020年医保谈判后,整个PD-1行业的竞争比以往来得更加激烈。
  近日,百济神州中国区总经理兼公司总裁吴晓滨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:“目前PD-1在中国的价格,属于相对独立的定价。中国虽然经济发展得很快,但从人均GDP比较,在世界排名仍靠后。中国的癌症患者数量全球最多,但在可以使用PD-1的患者中,比例仅有10%。在这种情形下,如何让该药惠及更多的患者,PD-1企业在定价时要做到一定的亲民。”
  有PD-1药企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不赞同把PD-1价格压低至无法实现收益程度。 “药物研发是很‘烧钱’的,如果价格压到企业一分钱都无法赚,企业就失去了研发的积极性。这样一来,不利于整个中国医药产业的创新。”
  除了已上市的PD-1产品,还有多个PD-1处在研发中。PD-1企业的降价,或属于一种无奈。从目前来看,已上市的PD-1企业在打响了成本控制之战。如在2020年12月,百济神州宣布旗下广州基地第二工厂竣工,该工厂也引入多个大规模不锈钢反应器,目的是为降低生产成本。
  在PD-1利润空间收窄的情况下,如何突围,将考验每家药企的智慧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李桐

About the author